(繁體中文)

(讲述人:覃自昆先生)
2004年7月2日

百变婆的故事

       我讲一个百变婆的故事给大家一起来听听。
       从前有一个家庭,有四口人,夫妇两个有两个孩子,一个是男孩,一个是女孩。女孩子是姐姐,男孩子是弟弟。那个时候鬼比较多,外面不管哪里坏人都很多。(他们)去哪里都交代这些孩子。“我们大人去哪里,白天你们在家的话,你们要把门关好。不论谁叫你们,你们也不要开门。”
       他们又交代他们,如此说,先等等(停顿)......有一天又出去了,两个父母都出去,就交代这些孩子在家。交代说,“等一会儿我们要出去了。那帮人来,嗯,别人来家里,不要乱开门。要是他们叫开门,你们要问,你是谁,住在哪个村,是谁。讲得对,说得对你们就开,讲的不对你们就不要乱开。”
        有一天,两老出去了,他们自己在家。天快要黑了,就有一个老太太来到家。敲门“哒,哒,哒”。问道:“喂,小弟弟 (或译:小妹妹),喂,小弟弟,来开门啊,来开门!”
       他们在家里问到,“你到底是谁啊?”
       “谁呀?!我是外婆哇,是外婆哩。”
       “外婆?外婆?你在哪个村?哪个村?”
       “每次你回来,每一次跟妈妈回外婆家,外婆家在哪个村你都不知道!我在这个这个村。”
       说对了。这两个小孩他们就来开门。老太太呢就进家里来了。进到家里来。
       “啊,孩子们啊,你们家的灯太亮了,眼睛疼,我又有眼疼病。太亮了。这眼睛都开不了。你们把灯熄灭掉吧。灭了灯我才听得见,我才看得见。”
       啊,几个弟妹灭了灯,说,“啊,婆啊,外婆啊,灯全部熄灭了。没有什么东西吃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吃过饭了。你们的父母不在这里,吩咐我来和你们 (一起) 看家。一起看家,要不然你们就太怕了。才吩咐我来同你们 (在一起) 。”
       两个孩子在家偷偷地高兴:今天晚上咱们就自己 (在家了) 。大人不在家,外婆又来跟我们一起!他们没想到,这个老太太是百变婆。啊,这半夜的啊我们就那样自己睡!
       百变婆突然说,拿一个凳子来让她坐“我屁股生疮坐不得 等等(停顿)......才坐得。”
       没想到百变婆呢有尾巴。有了尾巴呢坐起来就很难折叠起来。那就拿那个吧,就搬个鸡罩。就搬来一个鸡罩给她坐。坐下来后她就把尾巴放到鸡罩里去。鸡罩上有个洞,就放尾巴到里边去。放到那里面甩来甩去呢,鸡就叫起来。鸡一叫起来,“哎?为什么鸡会叫成这样呢?哦,明白了,可能是鸡肚子饿了罢了。将鸡放 (出去) 一会儿,让它们吃吃虫子才好。”
       估计啊,她就出去把这些鸡全吃光了。吃完了以后回来就坐下 。她于是想,这一次我吃完了鸡再吃这两个小孩。这两个小孩一点儿也不乖,只不过全是傻瓜罢了。于是她就说,“喂,小妹妹,已经夜了哦,我们睡了吧。外婆和咱一起睡。要不然你们什么都害怕。那么咱们同住一个房间吧,一起睡。”
       吩咐弟弟跟她睡一头,而姐姐睡下面那头。半夜她就把弟弟吃掉。吃了呢,睡在下头的弟弟 (口误。应为姐姐) 用脚踢。一踢呢,就碰到一个圆乎乎的东西。她就问外婆,“什么东西圆乎乎的?”
       “哦,今天我全忘了,今天我带来了一个柚子,忘了给你们吃,明天,等等,等明天早晨再吃。啊,先睡一会儿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摸底下去有一条软呼呼、长长的东西?”又问这老太太,“这里有什么东西,啊,外婆?”
       外婆说,“这是背带。带来一条背带给你们,等今后拿来背弟弟。拿来的是一条背带,只不过是一条背带而已。哦带来了一条背带未曾打开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这下面全是 湿漉漉的?”
       “哦,估计不过是弟弟撒尿而已,撒在床上。”因为她吃完了,那些血那些肠子她呢没有吃完,弄湿了床铺。“弟弟尿床,以后 (明天) 再拿去晒。”
       姐姐想来想去,都不像背带。如果是一条背带的话,为什么就成这样。以往摸背带有点儿干,背带不是这样的。现在全是烂呼呼的,又有点儿腥味。不对!没想到,那个已经过去了(即:弟弟被吃掉了)。于是小妹妹说,“啊,外婆,我有点儿肚子疼。肚子又疼又有点儿屎胀。我去拉屎一会儿。”
       外婆本想不让她去。想不让去,想先吃她。百变婆又想:“呀,不行,拉肚子吃起来不好吃。先给她去拉屎干净再说。回来再吃。”
       于是她出去了。“先让姐姐你出去拉屎。等一会儿你回来再吃。”姐姐出去后,她就将门关起来,关得紧紧的。这个老太婆出不出,等了很久。等了很久,这个小妹还是没回来。她就不停呼叫她,怕小妹跑掉。怕这个姐姐跑了,就不停的喊,“喂,姐姐,姐姐啊。”
       每一次这个姐姐都答应。“哎,你再等一下,快不了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快一点儿行吗?”她一次又一次地答应百变婆,声音越来越小,越来越远。百变婆 想,“哦,这这家伙啊今晚吃不到了。偷偷跑了。”
       过了一天,第二天,(百变婆)又来。她来了以后,到了家里面。这个姐姐这样跟外婆说,“啊,外婆啊,你,你的头虱子特别多。我帮你拨开找虱子。先找一次虱子再说。”
       她的头发又长又乱。百变婆的头发乱得很,头上又生虱子,痒得很。“到树下面去找。”这个姐姐说,“在家里太黑了,不能找干净(即找彻底)。到楼梯底下,到树底下,到这下面来找。”到这棵树的地下来找了,去了一会儿她说,“呀,树底下太热了。到树上面待着,在树叉上找比较好找。又爽又通风。”
       百变婆又上了树上面,两个都上。她慢慢地翻啊,翻啊,就是挠抓不到生痒的地方。抓不到痒的地方呢,百变婆就两眼直发愣。她就抓住这些头发,捆在树叉上。还有其它的东西,都捆得紧紧地。这个姐姐呢就跳下树来“扑”的一声。她说,“百变婆,你慢慢地在上面呆着吧,我跑我的了。”
       百变婆慌了 ,怕等一会儿吃不到她。赶下来追。赶紧“扑”的一声下来,这就扯脱了头皮了。头皮都出血了,血淋漓的。她于是跳了起来。在那里又有一个石灰池子。进去了以后她就猛的跳起来,就推她到池塘里。石灰于是敷在她的头发上。石灰敷在头上出血了,石灰腌了她的头,火辣辣的。腌了头皮又辣又疼。跳啊跳啊,在石灰池子里滚来滚去。石灰弄多了她就叫起来。人们就是这样传说的。石灰毒了她,她就死了。死了。
       后来呢我们就说......百变婆.......我们走到田里经常看见的很多蚂蟥都是百变婆变成的。现在我们就用石灰来毒死(它们),现在我们就要石灰来毒,如果我们的水田生的蚂蝗比较多,我们就先用石灰来撒一遍,蚂蝗就都死了。于是呢我们把这个故事叫做“百变婆变成蚂蝗”。这个故事就是这样了。完了。


毛南网导航区
毛南族简介
族群自称
地理位置
语言使用
宗教信仰
饮食习惯
亲属关系
男婚女嫁
主要节日
民间艺术
学校教育
经济特点
建筑风格




 
Bookmark us Copyright© 2011 Maonan 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 [Webmaster] [Contact us] [Error Report]
设为首页版权所有© 2011 毛南网。 遵从著作权法等有关法规,引用本站内容请予注明。[站长] [联系我们] [网页纠错]  
网页下载中,请稍候... ...